依据2014年4月2日《上海市司法局布告

2016-12-16 06:29

  “转让书”真伪成焦点

  法院裁决认为,固然唐女士是通过先离婚后结婚的方式进行买房,但没证据显示其与中介及潘某存在“恶意串通”,而且所有的交易手续均合法有效,驳回了侯某的所有诉求。

  两次字迹鉴定成果不一致

  侯某认定此为潘某所写,还供给了两名证物证词,但潘某当庭否定。随后潘某的代办律师提出了多项质疑,以为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 有无鉴定资历问题,依据2014年4月2日《上海市司法局公告:国度司法机关审核登记的鉴定机构名册(上海市)》,未经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的鉴定机构跟个人,不得从事面向社会服务的司法鉴定活动,而该布告审核登记的名册中并不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,因而其不得进行司法鉴定运动。认为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所出示的征询看法书不存在正当性,不应被采信。

  唐女士起诉侯某,要求其搬出该房屋,随后侯某提出反诉,认为潘某与唐女士及中介通过假结婚的方法“恶意串通”,诉请潘某与唐女士的交易作废。

  10月31日,该案重审二审在一中院15法庭公然休庭审理。法庭对各方提供的相干证据再次进行了质证,并进行了争辩。其中《屋宇转让书》的虚实及是否形成“恶意串通”成为了争辩焦点。

  2015年,该案在闵行法院审理。法庭指定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核心对《房屋转让书》进行笔迹鉴定,出具的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的鉴定意见为不是潘某自己书写。侯某对鉴定意见提出质疑,请求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再次进行意见咨询,论断是:偏向潘某所写。

  侯某不服提起上诉,一中院受理后认为该案事实过错。将案件发还闵行法院重审。

  2016年6月,闵行法院重审该案。法院审理后,采取了《上海市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》 的咨询意见,从而改判,认定唐女士与潘某等存在歹意串通行动,支撑了侯某的所有诉求。唐、潘等人不服再提上诉。